登录免费注册 如何赚取御颜值和御币

御万金提示:网贷有风险,借钱需谨慎!

关注御万金公众号

去做撸金达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轻松下 > 花边猛料 >

如果遭遇校园霸凌,我们该如何保护孩子?

时间:2019-05-05 12:43:08   人气: 5481   编辑:z123456789

2018年,有一张微信截图在朋友圈疯传:

“廖老师你好,我是陈某妍妈妈王某,在莆田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任办公室副主任科员,陈某妍爸爸陈某星在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任执行局综合处处长(正科级)……

这张微信截图曾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,一度登上热搜榜首。

网友们戏称,这份标注了各种职务和头衔的“家谱”,比《权力的游戏》中龙母的自我介绍都牛比。

此事的相关人员都已经得到处理,洋葱这里不是要挖坟鞭尸,也不去探讨“权力的交易”相关话题。

很多网友在深挖这张人脉关系网的时候,忽略了文中最后一段话:

“陈XX这学期麻烦您多多费心,谢谢!”

这句话才是这段“自我介绍”的精髓。

从中,我们看到一位母亲对孩子的“爱护”和“关心”。

虽然说这段介绍涉嫌“以权谋私”,犯了网友的大忌!

但是扪心自问,如果你有这么牛比的社会关系网,你是否也会刻意透露给老师,让他们对子女多点“照顾”,起码不受委屈、不被欺负?

“校园欺凌”,这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。

校园欺凌的存在,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、要严重。

2015年日本内阁府公布的《儿童和青少年白皮书》显示:

“根据长期跟踪调查,日本校园欺凌现象普遍,在周期6年的追踪调查中,近九成学生曾遭遇校园欺凌。”

“一些学生长期因为相貌、体型、性格、家庭背景等等原因,受到恶意攻击。”

这些欺凌行为包括“肢体殴打、言语侮辱、威胁、集体排挤、背地里说坏话”等等。

校园欺凌危害有多大?

可能很多人没有意识到。

导致健康损伤是其一。

孩子的自尊、信心受损,心灵遭受摧残,影响学习生活及身心健康成长。严重的会造成孩子一辈子都难以走出的人生阴影。

一些学生因不堪忍受被欺凌,甚至选择自杀这一极端方式以求摆脱。

青海15岁少年不堪欺凌,留下三份遗书服毒自杀

有读者可能问为什么引用日本的数据,中国的呢?

抱歉,没有中国的数据。

但是我们都知道,不少。

而且,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!

2015年3月,在美国发生一起中国留学生绑架、凌辱女同学的事件。

这则震惊中美的案件,起因是“留学生之间恋爱关系引发的争风吃醋。”

法庭听证会上,受虐女孩在法庭上陈述:

(施虐人)对她打耳光、烫乳头、剪头发、逼下跪、吃砂子……持续长达七小时的凌辱。

边虐边说“弄死你也不怕,我在局子里有人!

这个案件因为中美关系而备受关注。

然而这些令人发指的行为,在有些人眼里,并不算是什么大事。

在受虐人陈诉案情经过的时候,三名留学生甚至在法庭上嬉皮笑脸,毫无悔意,认为这点小事搞得定。(一名涉案学生的父亲甚至试图贿赂受害人私了而被警方逮捕。)

2016年,案件宣判。

三名中国留学生翟云瑶、杨雨涵和章鑫磊分别被判刑13年、6年和15年,刑满后3人将分别被遣返回中国。

不同以往的争论,对于这一事件,国人却一致表示赞赏!

很多人说,这起案件的宣判,给中国人上了一课。

中国留学生翟云瑶、杨雨涵和章鑫磊施虐案庭审现场

这个案件我们不做衍伸。

应该说,校园霸凌并不是某个国家或者地区、族群的特色。

事实上,校园霸凌已经成为世界性顽疾。

除了上文提及的日本之外。据统计,英国有三分之一的儿童曾经遭受霸凌。

韩国每3名儿童中就有一人曾遭受校园暴力。

在美国,每年有约28%的孩子在遭遇校园霸凌。

美国人在这方面做得也不咋地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美国对校园霸凌事件也是“低调处理”。他们也有“ kids will be kids”(小孩终归是孩子)的观念。

直到几起恶性事件的发生,促使美国不得不开始重视校园霸凌问题。

1999年4月的科伦拜校园枪击事件是导火索,这起严重事件让美国意识到校园霸凌的严重性,并开始相关立法。

2015年4月,美国所有州都通过了反霸凌法。

与此同时,美国的校园反霸凌标准也不断细化,即使是口头威胁也属于霸凌。

美国学校对校园霸凌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,一旦学校发现霸凌事件,必须立刻行动。

在反霸凌法贯彻实施以后,如今,美国的校园霸凌率已经降到20%。

有人或许会说,才8%这么少啊?

别小看这8%,这可是涉及到数百万未成年人免受校园霸凌。

但是,光有法律仍然不够。

并不是所有的霸凌,都能闹上公堂。(有的缺乏证据,有的危害不显著,还有的人不想麻烦。)

因为霸凌的隐蔽性,校方所能干涉的,也很有限(据心理学家贾娜.朱沃宁估计,在校园里发生的霸凌事件中,只有十分之一老师会出面干涉。)

学校、法律不管用了,那还有没有其他手段对付“霸凌”?

有!

越南裔美国籍的少女Tina随着父母移民到美国,因为华裔面孔、不会英语,屡屡遭受同学欺凌、排挤。

后来无意中同学们看到她一张小时候的照片。

这是Tina小时候,父母租借礼服给他拍的一张照片。

就是这张照片,Tina人生从此改变。

有同学问她是不是“皇家贵族”,Tina撒了个谎。

从此,“亚洲皇室成员后代”的头衔,让Tina成为受同学们敬重的对象。

同学们不再排挤、欺负她,并尝试与她当朋友。

看到这个真实事件后,你应该会明白,文章开始的时候,我为什么要提那位“特权”母亲了吧?

身份和地位,很多时候会让你免受欺凌,甚至更受欢迎、更受尊重。

小孩子的世界,跟大人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。

在日剧《胜利即是正义》中,关于欺凌的本质有这么一段描写。

校园欺凌,是社会现象的一种衍伸。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。

然而,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那么显赫的家庭背景。

也不是所有小孩子都有“编谎”的本领(老实说,这样也不健康)。

那还有没有其他方式保护孩子?

有!

美国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,有一位5岁小女孩,因为残疾屡屡被其他小孩子欺负。

这件事被当地一群摩托车手得知后,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方式,来表示对这位小姑娘的支持。

有一天上学的时候,小女孩身后跟了一群骑着摩托车、穿着皮衣的纹身大汉。这群人把小女孩送到学校门口,并大声告诉她:“以后再有人欺负你,我们会出面解决!”

这群凶神恶煞般的摩托车手,把那些欺负她的孩子们吓坏了。

从此小女孩在学校里再也没受到欺凌。

这群摩托车手并不是什么不良社会组织。

他们的成员都有正经工作,有的是邮局工作人员,有的是消防员,还有人是警察。

在美国、英国,有一个叫做BACA的组织(Bikers-Against-Child-Abuse),中文译名为“反欺凌机车帮”。

这个组织,成员都是骑着哈雷摩托、花臂熊腰的大汉。

他们是全世界最令人望而生畏,也是最暖心的“帮派”。

这群花臂壮汉经常骑着重型摩托在大街上呼啸而过!

几十、上百辆大功率重型摩托车一起发出轰鸣的声音,场面那是相当震撼。

他们这么招摇过市可不是去打架,或者收保护费。

实际上,这些花臂壮汉的主要工作,是护送小孩子上学!

BACA专门保护当地儿童,免受家庭暴力和校园欺凌的侵害!

很多当地警察解决不了的问题,也会邀请他们出面帮忙。

受虐儿童的家长、儿童服务中心、儿童医师、学校老师,都有可能帮助孩子联系BACA。

他们提供护送、陪玩、保护、甚至出庭作证等服务。

每个被BACA保护的孩子,都会收到一件背心,一个泰迪熊。

还会乘坐一次哈雷摩托车,和每个成员来一次拥抱。

他们提供服务的手段并非暴力,而是威慑!

“(面对欺凌)孩子们会害怕,会被恐吓,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带走恐惧。”

家住英国的7岁男孩达伦,8岁的好朋友康纳也是接受过该组织保护的孩子。

瘦瘦小小的他们,被街区的不良少年欺负了几个月之久。

从开始的辱骂,逐渐变成了武打。

看到头破血流回家的儿子,达伦的妈妈心痛不已。

她跑遍了相关部门和社会机构,但都收效甚微。

达伦和康纳的处境并没有改变,不良少年们甚至变本加厉。

无奈与绝望之中,康纳的叔叔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联系了“反欺凌机车帮”。

“反欺凌机车帮”英国分部在接到康纳叔叔的求助之后, 马上召集了一支四十多人的队伍, 浩浩荡荡来到了达伦和康纳的家乡。

车队成员们带着两位小朋友兜风,

给他们加油打气,

和他们分享自己童年的不公遭遇。

这些铁血硬汉的声援和支持,让达伦和康纳重拾生活的勇气。

他们脸上也出现久违的笑容。

机车的轰鸣声,将他们长久以来遭受霸凌的阴郁和悲伤一扫而光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全球每年发生的校园欺凌事件,最少有1300万起。

绝大多数校园欺凌,不会受到法律制裁,也不会有学校干涉。

即使是家长,有时候也会无能为力。

我们也无法期待,每个孩子上学的时候身后都跟着一群花臂壮汉。

很多时候,能保护孩子的,只有孩子自己。

网上看到一对俄罗斯父女的对话。

“如果有同学欺负我怎么办?”

以暴制暴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有时候却是最绝望的选择。

昨天“15岁男生被5名同学围殴致死”的文章刊登后,有一位葱友的回复让我印象深刻:

“这是会把父亲逼成杀人犯的行为。”

这条回复获得了最高点赞。

虽然非常偏激,但是却让人感同身受。

洋葱花这么多篇幅写这两篇文章,目的就是希望社会各界能重视校园欺凌!

不要当做是小事!

不要等它酿成严重后果!

渭河初级中学惨案、隆山实验小学的悲痛,不要再发生了!

我们做不到BACA那样的保护,最起码可以表达态度!

最起码可以在公众舆论上进行声援。

绝大多数受到欺凌的孩子,都会感到孤独无助。

他们不敢告诉老师,甚至羞于跟家长启齿。

孩子的世界,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坚强。

然而,一次适时的援手,会把他们从绝望线上拉回。

有位网友说:

初中时曾经被校园霸凌,决定转班。

手续办完后,新班主任老余什么也没跟我提。

在晚自习的时候,新班主任让两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去我原班级,当众问:

“谁是某某某?”

我说我是,然后他们就在全班人的注视下,直接把我堆着书的桌子抬起来往外走,大声说:

“余老师让我们来接你!”

都过去十几年了,想起来就想哭。

暴力不是应对校园欺凌的最好手段,

或许威慑才是。